天太热 脑洞都死掉了
变成了一条没意思的咸鱼:(

【晏指】关于一次错过时间的七夕送礼

我手速太慢了T-T
没有写出想写的感觉 哭哭(

*晏男指 双箭头 暧昧期

以下正文⬇️



指挥使醒过来时,白正以猫的姿态蜷着尾巴在他膝盖上睡得正香。柔软的绒毛顺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扫过他的长裤,自带的取暖效果让他决定暂时不追究腿部酸痛的责任。
“已经十二点半了啊……”指挥使揉着头发,一时间想不起来为什么想不开要趴在办公桌上睡觉。
就像以前上学时的午睡,睡得腰酸背痛眼前发黑,然后下午第一节还是数学课。
脑补完之后指挥使觉得自己过分清醒了。


他收好桌上散落的小礼物,终于想起来刚过去的一天是什么节日。
接着还发现了在各种回礼里面混了一份没送出去的礼物。
指挥使其实也不是没有去送,但从早上匆匆忙忙打完招呼就再也没见着对方的人影。发信息询问的回复则是“回来再说”。
今天也在中央庭撸猫和闲逛的神官摇头叹气:“想不到华仔这样的人也有旷工的一天啧啧啧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指挥使捂脸:“唯独很不想听你这个天天摸鱼的人说……”
“晏华这几天工作量很大呢。”路过的安托涅瓦笑着说,“他就算请假回家睡觉我也不会奇怪哦。”
不,请假睡觉什么的,人设崩了吧。
“其实扔在桌上就行了——”不良神官摸摸下巴笑得意味深长,“大学时代不知道多少仰慕华仔又害怕当面被残酷拒绝的小姑娘这么干过了。”
指挥使饱以老拳:“你才玻璃心小姑娘。”

扔在桌上当然不行。所以指挥使决定非常优秀地主动加班,然后等晏华晚上回来处理文件的时候给他。
“男色误人。”赛斯点评道。
指挥使瞥他一眼:“你要是天天给我发补给我说不定也会爱上你哦。”完全是棒读。
“被物质蒙住双眼的迷途羔羊啊——”
“……”


指挥使轻轻把白抱起来,艰难地捎上了最后一个礼物盒。幼猫在睡梦里奶声奶气地嘟囔着小鱼干。
今天算是半个假期,所以中央庭里还亮着灯的房间已经所剩无几。但神之头脑的夜班时长并不是凡人能揣测的。他抱着侥幸心理绕路时想。
然后指挥使就如愿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大半夜的还真的有点吓人。
晏华看上去正打算离开,风衣随意地搁在臂弯里。他好像并不意外指挥使的出现,在对方陷入僵直状态时也只是挑挑眉:“需要我帮忙吗?”
指挥使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目前这种又抱着猫又拎着盒子的逃难样子。于是他从善如流地把礼物递过去:“真是帮大忙了。”

“所以你是去中央城区参加紧急会议?”
指挥使忍住不去吐槽大小姐压榨劳动力连七夕也不放弃工作:“连安托涅瓦都不知道你在哪,我还以为是什么私人事务。”有点松了口气,但同时也觉得自己现在又酸又脆的指挥使苦笑起来。
“也算趁机处理了一点私事。”晏华从容地补充,从他的角度略微偏头刚好能看见指挥使脸上一闪而过的纠结。
指挥使想着要不要往下问时对方早就扯远了话题,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连加班睡着的事都说了。“看在今天原本就是假期的份上就算了。”晏华是这么回答的,“下不为例。”
这是什么新技能,荷鲁斯之眼还自带吐真剂的吗。指挥使麻木地想道。

从晏华办公室到指挥使房间不算很远,即使指挥使有意闲扯散步也无计可施。
他把白安顿在床上,转身面对站在门口的晏华,但并没有去接神器使递还的礼物盒。神之头脑面色如常地注视着他,指挥使却觉得自己像被狙击镜锁死的猎物。
送喜欢的人礼物原来这么紧张刺激啊。
“这个原本就是送给你的。”他咬咬牙,身为指挥使的年轻人难得表露了些年轻男孩的青涩,“我完全不懂红酒,所以是托艾露比找的。
“结果你一整天都不在中央庭。”他摸摸鼻尖,“所以我就加班了。”指挥使垂着头等候发落。
“是个好礼物,谢谢。”但他听见的是晏华嗓音里的笑意,“虽然迟到了一点。”
“迟到难道不是因为你行踪不明吗……”指挥使不服气地小声辩解,“我也不想错过七夕的啊……”
“还不算太迟,而且到现在都还没给你回礼的我才是最后一名吧。”
晏华叹了口气,从公文包里拿出另一个盒子。
“赛斯发短信说你颓废地打了一下午游戏,没吃饭就去加班了。”指挥使确定自己没看错,里面的确是两个草莓大福。
“我在中央城区的蛋糕店给你带了点甜点,结果你已经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晏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就是你刚刚很想了解的私事了。”
“至于正式的回礼,我原本想请你去我家吃晚饭,但现在看来只能安排在周末了。”

……指挥使开始怀疑自己睡的这一觉让自己错过多少剧情。
晏华从他复杂的神情里大概猜出他在想些什么,但只是揉揉指挥使的头发让他回神。
“不要乱想,早点睡觉吧。”
指挥使垂头丧气地点点头,想了想又拉住晏华:“我成年了。连爱的抱抱和晚安吻都不能给一个吗?”
他感觉自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硝烟与文墨混杂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最后沉淀成熟悉而可靠的感觉。
“七夕快乐,晚安。”

end.





评论(4)
热度(29)
 

© Anis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