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没意思的咸鱼:(
随心嗑cp

/Silver Bullet/ Chapter 1


反差十题【 1.买不起银子弹的驱魔人】
一个有些悬疑和推理要素的短篇。
练手 试试第一人称 翻译腔有点重。
梗题已授权。




我第一次见到弗洛里安是在一家从各方面阐释着乌烟瘴气的酒吧。而他在台上跳脱衣舞。
“……生活所迫啊兄弟。”很久之后他故作深沉地解释道,像电影里的硬汉角色一样点了根烟,发白的烟灰抖落在我家仅存的地毯上。
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我发自内心地恨他。

尚未知晓我那条毯子未来的悲剧命运,此刻我只想着赶紧结束这个采访回家睡觉,哪怕是办公室新来的那位美女上司玛丽亚来找我都不会再多呆一分钟。
……而且事实上她要是来找我,大概也只是再次增加工作负担。就像昨天:“大家买我们的报纸是想看《华盛顿邮报》上看不到的东西!有一个驱魔人的专访来解释这次的狼人事件我们绝对不亏——”然后过于激动撞倒了桌上的书架。正好压在我手上。
不过这话倒没错。近些年来人们越来越喜欢研究这些没什么用的细节——比如把这次的连环杀人案说成狼人袭击,还有之前什么幽灵作祟。
“谁让我们就靠这个吃饭呢。”乔许把地址找给我的时候耸耸肩,“真要说起来小报记者甚至不如狗仔队。”

我穿过人群,斑斓的灯光落在每一张脸上,那场景既荒诞又真实。中央的舞台正是震耳欲聋的乐声来源——现在大多数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或者说是集中在表演者身上。
我在另一位同事莱娜的单身派对上见识过脱衣舞——眼前这位不算专业,但他那张英俊的脸足够弥补这些不足。他看上去很年轻,而且极其散漫,从容得像是玩游戏输了去找陌生女孩搭讪,而不是当众跳艳舞。
年轻真是好啊。
我心不在焉地一边拒绝旁边男人意味不明的邀请(那样子一看就是嗑嗨了)一边向酒保打听乔许所说的驱魔人,弗洛里安·墨瑟——见鬼这个家伙还有乌克兰口音,在酒吧音响的轰炸下简直成了噩梦。
酒保的反应有些微妙。
“我可以帮你搭个线,伙计。”他欲言又止,“不过他也就是最近才来这——能不能成就得看你自己了。”
我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位墨瑟先生究竟做了什么,给这个可怜人留下这么大的阴影。
“那么今天他来了吗?”我没抱太大希望。
出乎意料的是乌克兰口音的酒保点了点头:“你运气不错。”他含糊不清地说,“等会儿结束了他肯定会来喝一杯。”
我顺着他视线的方向只看见了那个过分显眼的舞台。
……老天,我那一刻的表情肯定足够惊诧,要不然那个酒保不会嘟囔着说又是一个白费力气的。

“所以你就是伊利亚说的那个想约我的?”
我转身时已经穿好衣服的弗洛里安·墨瑟正站在我面前,端着杯苹果马提尼饶有兴趣地打量我。很邋遢的穿衣风格。至少和刚刚年轻俊朗的舞者就气质上来说判若两人。
“……我觉得要么我弄错了,要么他弄错了。”我搅弄着手里的鸡尾酒,“我是来找一个叫作弗洛里安·墨瑟的驱魔人。当然,可能是姓温彻斯特也说不定。”
“或者你们俩都没弄错。”他挑眉,“这里没有第二个叫弗洛里安的驱魔人了。”
我直视着那双灰色的眼睛,他则毫不客气地回看过来。好吧。到目前为止都没什么破绽。毕竟你不能指摘别人的爱好:“……是这样。我想就最近的一些案子请你做个专访——不会很费时间,只是一些小问题。”
我不觉得他提供的信息能比维基百科多出多少——毕竟狼人这种东西原本就不存在不是吗。
“我还以为是委托。”他看上去松了口气,“我最近可是忙坏了。”他晃了晃高脚杯,“当然啦,如果你真想私人意味的约我……”
“……不会的,请放心。”

最后我们把专访时间定在了明天下午——这次是家普通的咖啡厅。他还说我最近要调查这些最好准备点东西防身。不过弗洛里安看上去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忙,这让他的可信度又降低了些。
玛丽亚倒是对他很感兴趣——她恨不得自己去。“我亲爱的,你不知道现在找个顺眼的帅哥有多难——我们甚至可以请他拍这一期的封面了。”
接到电话时已经接近午夜,我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在一旁,却注意到右手拇指的指甲上多了一块血痕。过去倒是经常看见——被门夹到之类的。我记起早上被砸的那一下,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我看着资料点头附和,几秒后才想起对方并不在面前:“我会和他谈谈的。”

我倒了杯啤酒。一般来说,酒精会让我兴奋一些——效果好过咖啡因。
我还是留了那个驱魔人的联系方式,虽然这只是个一次性的邀约。我眼看着他掏出那支诺基亚,总感觉找错了人。老天啊这年头神棍不应该很能赚钱的吗。

而后睡意袭来,夜色渐沉。
半梦半醒间我像是听见狼的悲鸣。遥远模糊却又近在咫尺。



评论
 

© Anisette | Powered by LOFTER